2019年05月24日  星期五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学教研 > 教师风采
犹有黄花晚节香  ——致罗国良老师
作者: 佚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浏览: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2-12-27 00:00:00
字体大小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编者按:良好的校风、教风是广大教师辛勤耕耘、长期积淀的结果。林倩老师曾在我校工作十五、六年,对我校的人和事非常熟悉,虽然调离多年,仍旧念念不忘。今年教师节前,她在北京以书信形式参加了一次征文活动并获奖,其内容情真意切,表达了对学校的殷殷深情;从中亦可显示我校校风、教风的一斑。现予发布,以飨读者。

 

犹有黄花晚节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教师节,致罗国良老师

老师:您好!

今天是2012年教师节,我突然想到您,一个在教育岗位上辛勤耕耘数十载,至今依然为教书育人发挥余热的老教师,请收下我满怀崇敬的节日祝贺!

您曾在七十岁生日时写过一首诗,抒情言志,读后让我很感动。诗中写道:

星霜七十称古稀,进退去留两相宜。

曾慕宗悫征远浪,忽叹子牙钓磻溪。

书师有幸遇才俊,落花无声作春泥。

未如老骥思千里,且效羸牛卧东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——《七十初度》

您一辈子教书,从未张扬过个人的业绩,始终把自己说成是有幸得英才而教之的教书匠,是一朵甘做春泥的落花。您不愿自比胸怀千里志向的伏枥“老骥”,戏称自己不过是一头在东篱下憩卧的“羸牛”而已。

在世风浮华、炒作盛行的当下,多少人不学无术,却会自吹自擂;多少人弄虚作假,却敢招摇撞骗。而您为教育事业一辈子默默奉献的人,却如此谦逊,如此低调,不能不让人敬佩。

教师节,也让我想到自己曾经的教师身份,想到在西北工业大学附中与您同校教书的点点滴滴。

我是一九八一年由河北沽源县调到qg777唯一官网的。后来听说又要调一位男老师来,大家都有热切的期盼。因为那时语文组只有一位男老师,其余都是“娘子军”。您来自陕西省长安县一中,经历跟我有些相似,都是由农村中学调到大城市中学的。我深知,在许多人期盼的目光里,也掺杂着些许疑虑。

初次见面,您给我的印象不是《红色娘子军》里那个英姿勃发、阳刚气十足的“洪常青”,更像影视剧里弃笔从戎的“文弱书生”。白净清秀的方脸庞,眼睛不大,戴着一副近视镜,说话声音不高,文质彬彬的。当时别说别人,就连我也有些担心:您这样温文尔雅,能镇得住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吗?能让那些能说会道又喜欢挑剔的城市娃服你管吗?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才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您的第一堂课,就赢得满堂彩,不仅教学目的明确,重点突出,仅凭几行漂亮的板书,就让那些见多识广的附中学生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他们看您写字,仿佛是在欣赏书法表演。您的字飘逸俊秀,笔笔传神。“罗老师是书法家!”顷刻在全校不胫而走。

其实,您那时还不是“书法家”,只是一个勤奋用功的书法爱好者。记得每次课间休息,您回到办公室,喜欢把小毛巾团成“笔”,蘸上清水,在办公室的玻璃黑板上练字,管这叫“积极休息”。您的正楷、行书、隶书和草书都写得很好;编排的“优秀作文专栏”,总是文图并茂。别人向您求字,您从不拒绝,还主动制作条幅,送给老师或挂在教室美化环境。我亲眼看到您制作条幅的情景:您在白纸上用铅笔轻轻画出字框,框内用毛笔书写古典诗词或名人格言,框外四边留白处则用刨花蘸上淡蓝或淡绿的广告色轻轻地印上去,依次印满各种不规则的花纹图案,好看而不呆板,衬托着中间的字,就像是用花纹纸裱糊过的一样。

您不仅教学经验丰富,教法灵活多样,管教学生也与众不同,一张微笑的脸,和蔼可亲,说话细声慢气,不急不躁,时而带点儿幽默感,学生们说您是个“不会发脾气的老师”。

您还记得吗?在您当年级组长的时候,有一次上午第四节课,有位初二的老师从课堂上带进两个男生,一进办公室她就声色俱厉地呵斥道:“你俩站好,给我听清了,你们在课上捣乱,不想上课,就别上课!”说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气呼呼地瞪着他俩。两个学生低着头,一言不发,从眼神里流露出内心的抗拒。这时您站起身,走过去,对那位老师说:“把他俩交给我吧。你先去上课,还有那么多学生等着呢。”那个老师不放心,临走还特别嘱咐:“这胖点儿的爱哭,都是装的,你别心软。这样的捣蛋鬼,绝不能轻饶了他们。”您笑着说:“放心吧,这回‘莫斯科不相信眼泪’。”

她走后,您对学生说:“你们俩都坐到这儿来。”说着拿出两张白纸,一人发一张:“先把名字写上,然后再写犯了什么错儿,是怎麽犯的。对错误要有明确的认识,保证今后绝不重犯。行吗?”

这两个同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无奈地趴在桌上写了起来,您根本不盯着他们,自己看书备课。

下课了,那个老师进来,知道他们在写检查。一看检查又生气了:“就写了这两行?”您对她说:“别急,他们正在写。你还要做饭,先回吧。我家里有老伴做饭,不着急回,把他们的事解决完我再走。”

那个老师走了。您却没有让他们继续写检查,您摸着胖学生的肚子说:“还有将军肚呢!咕噜咕噜的,饿了吧?”胖学生笑了。

“写不出来就说,不然将军肚都要造反了。不过,要说真话,我信任你们,你们也不能糊弄我哦!”

两个学生没想到您如此宽容,既没有罚他们站,也没有严厉训斥,又没说不许回家,或者叫家长来,而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对他们讲清道理,既进行了善意的批评,又维护了他们的自尊,学生感到您是真心爱他们的,都乖乖地承认了错误。您最后还说:“知错改错,还是好学生。”

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,您这是满怀爱意以柔克刚啊。

我教高三时,您主编的《高考语文一点通》、《高中作文同步指导与示例》两本书刚好出版,您送了我两本,对我启发帮助很大。有一次,我给学生上作文辅导课,本想结合您书上的内容给同学讲析,可上班时忘带了,再回家取已来不及。您知道后说:“我家有。我现在没课,回去取,不会耽误你用。”果然,上课没多久,您轻轻推开门缝把书送来了。您这样无私地补台,让我很受感动。您是个热心肠,不只对我,对所有老师都这样,尤其对几个青年教师,更是耐心细致,有求必应……        

有一年,您评了先进,得了奖金,就匆匆跑到书店买了几十本《语文教学百科知识词典》背回来,在每本的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写上“语文教研组赠”,分发给全组每个老师。大家一看都说:“这不是给您个人的奖金吗?怎麽给大家买了书,还说教研组赠?”您笑笑说:“工作都是大家做的嘛!”这书还真实用,我至今还保留着。

往事如昨,憬然赴目,难以忘怀。

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语文教育专家,还是一位书法家。几十年教坛耕耘,您教学、科研两不误,先后主编出版了二十多种教辅书籍,在全国和省市报刊发表教学论文数十篇。退休后,您又主编《基础教育》杂志,为交流中小学教学经验,做出了突出贡献。2006年《基础教育》荣获首届全国中小学最佳教科研刊一等奖,您本人荣获最佳编辑奖。这样一本深受广大师生喜爱的刊物,审稿、编排、校对都是您一个人来完成的,这是多大的工作量啊!为了实现“育人为本、服务教学”的目的,您不辞辛劳,了解各校动态,结合教改新动向组织稿件,调整栏目,使这本杂志更具导向性、可读性和影响力,期间您所经历的艰难,外人很难想象。没有远大的志向和百折不挠的精神,没有淡泊名利甘作人梯的高尚境界,哪能做到啊!每每接到您寄来的刊物,我都会由衷地赞叹,这哪里是“羸牛”,分明是拼搏于夕阳下、“不用扬鞭自奋蹄”的老黄牛啊!

弘一法师的遗墨中有两句诗:“莫嫌老圃秋容淡,犹有黄花晚节香。” 我想,这两句诗赠您最合适了。在人生的秋圃里,看似容颜平淡,既无春花之艳丽,又无夏花之灿烂,然而,晚开的菊花,迎风傲霜,独放其香,更让人敬重和留恋。

您的诗说得对,年轻时谁没有宗悫那样志存高远、乘风破浪、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?可一晃就年老了,就该像姜子牙一样,凡事不强求、顺其自然。我也快到古稀之年了,也该是“进退去留两相宜”了,我要向您学习,做一朵淡泊名利的黄花,为家庭、为社会增添一分秋光。

祝您身体健康,教师节快乐!

        林      2012.9.10,于北京